iRobin

《命运无常》


——集中营好比地狱。
——不,两者不同,地狱不存在,而集中营存在。
和很多故事不同,书中的少年,一开篇并不天真乐观,在那样的年代,倚仗由懵懂化成的幻梦,未必能坚持下去。
为了活下去,情愿接受所有的道理,这就是为生存付出的代价。
不是生活,只是生存而已。
集中营的岁月,真的可以全然忘记,当作噩梦一场么?
少年决定不用任何无力的言辞来欺骗自己。
他甚至愿意回忆起集中营中那片刻的,琐碎的幸福,愿意分享给他人,如果他们肯听,如果自己没有忘记。
故事的尾声,少年可以选择远赴美国,可以去那些能够疗伤的,让自己抛却往事的地方,可他一点都没有犹豫——
“我想回家。”
那是用上千百次也无法厌倦的桥段,不,不是桥段,是心灵无需抉择便可以给出的答案。
那里有很多人,并不是在等自己,却是往昔某些生活气息的见证,颠沛流离或者忧思惊惧后的慰藉。
相识,或者仅是相逢,都没有关系。